臺美國安會談不該引戰火

臺美國安會談不該引戰火

(圖/中央社)

當俄烏戰事擺出最後決戰態勢,美中也在慕尼黑安全會議激烈交手、對抗升溫的敏感時刻,美臺國安高層在美國在臺協會(AIT)總部「半高調」地召開美臺年度安全會談,爲提升美臺軍購和安全防務合作閉門協商。

當美中對抗從相持比腕力跨進刺拳互打時,外界正關注華盛頓是否將改變對臺政策模糊而踩踏北京紅線;然而,不論是美中臺三方,都必須嚴守不讓臺海爭端內政化的底線,必須拒絕一時冒進的操作,完全沒有必要把俄烏戰火引到臺海來,維持區域穩定仍是唯一的選擇。

中國大學畢業生「薪」情差 近6成月入低於2萬6千

美國剛在慕安會議警告中國不能在俄烏戰事中援助俄羅斯,而遭到中方回嗆之後,美國總統拜登20日閃電密訪烏克蘭、承諾擴大軍援;接着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王毅22日就和俄羅斯總統普丁握手言歡,強調中俄友誼「達到新的境界」。此次美臺國安會議召開時機敏感,美方首度開放媒體拍照,對岸批判美方做法是「說的戰略模糊,做的戰略清晰」,違背美中關係「一法三公報」,只怕可能再遭致對岸新一波繞臺軍演的威嚇。

鐵馬飛橋 小說

尤其去年6月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首度率團參與該會議時,傳出美方要求我方改以「不對稱戰力」替代「防衛固守、重層嚇阻」戰略。去年底美方售我火山佈雷系統,就被視爲是爲了建立不對稱戰力,但遭在野黨嚴厲批判,也引發民衆反感。日前名嘴爆料拜登有「毀臺計劃」,雖然蔡政府和AIT緊急否認滅火,但已然引發網路論戰。以往被視爲極機密的臺美國安高層會議,此次既然被公開,蔡政府應適度對國人說明會議內容,而不是隻用來作大內宣。

北韩进一步解除COVID锁国限制 允许海外公民返乡

总裁总裁我不玩了

臺美國安高層會談始於1997年,美臺依照事先協議,推派相關高層級官員參加,會談內容也不對外公開。我方多半爭取軍購、希望提升交流層級和合作等;而美方向來依照自己的戰略利益、考量北京關係而決定操作對臺關係和軍售的尺度。在馬英九執政時期因兼顧兩岸關係,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也採取和北京交流圍堵政策,不願過度刺激中共,即使2008年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曾率團與會,層級取得突破,但對媒體保持低調守密。

在美國總統川普任內,2019年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就曾和白宮國安顧問波頓會晤,但媒體事後才得知。拜登上臺後,去年顧立雄首度率團出席會談,事前媒體披露消息,隔日對岸就派出29架軍機繞臺。此次顧再度與會,雖然刻意高調流出照片,但地點是在維吉尼亞州,仍未進華府,顯見拜登還是在打擦邊球。

儘管傳出美國衆議院議長麥卡錫可能訪臺,美國國會也可能邀蔡總統訪美,但兩岸完全沒有必要過度激化對抗,不論是拜登或蔡英文,都不能因所屬政黨民調低迷,爲了選舉考量而在兩岸操作冒進手法,否則,想火中取栗,栗子沒拿到,手先燒傷。

(作者爲資深媒體人)

共军实弹射击军演 退将解析3重点:测试这国反应